• <xmp id="8si4m">
  • 注冊

    被美國逼迫自斷手腳!獨家披露“良好棉花協會”與新疆棉花企業終止合作內幕

    2021-03-25 17:11:56 環球網 

    【環球時報-環球網報道記者 范凌志 劉欣 楊若愚】24日,瑞典服裝品牌H&M發表在官網上的一份聲明引發中國網友眾怒。聲明稱,新疆是中國最大的棉花種植區,到目前為止,我們的供應商從該地區與“瑞士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相關的農場采購棉花!坝捎谠谠摰貐^進行可信的盡職調查變得越來越困難,BCI已決定暫停在新疆發放BCI棉花許可證。這意味著我們產品所需要的棉花將不再從那里獲得!薄董h球時報》獲悉,國際棉花領域知名的認證機構瑞士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簡稱BCI)從2019年起就已經陸續停止了與一些中國新疆棉花企業的認證合作,而這或將進一步打擊中國新疆的棉花產業。

    這項決定是在美西方反華勢力不斷將“強迫勞動”的臟水潑向中國新疆之際作出的,BCI的決定與這樣的國際政治背景有何聯系?新疆棉花產業實際情況到底如何?2020年末至2021年初,《環球時報》實地走訪新疆巴州、阿克蘇等地多家棉花生產加工企業發現,所謂“強迫勞動”不過是美西方反華勢力給中國新疆企業想象出來的一個“設定”。記者還從相關渠道獲悉,BCI總部甚至為了迎合反華勢力的需要,無理由推翻了BCI上海代表處經多渠道審核作出的“新疆不存在強迫勞動”的結論。

    一封郵件終止數年合作 新疆棉花企業受損幾何?

    “尊敬的執行合作伙伴:我正式溝通(宣布)這樣一個艱難的決議!2020年3月12日,從事棉花加工的新疆尉犁縣眾望工貿有限公司收到一封來自瑞士良好棉花發展協會(下簡稱BCI)的電子郵件,內容是“新疆項目有效證書暫停一年”,“鑒于目前國際環境的復雜情況,BCI理事會最終決定,在2020-2021季度將暫停在中國新疆地區的認證計劃和證書。這是在目前情況下,為了保證項目長久的可持續性所做出的艱難決定,同時,BCI將利用這段時間,對標準進行進一步的升級和優化,以應對復雜多變的外部環境!

    午后的辦公室里,眾望公司總經理張彪向《環球時報》提起這件事時顯得有點無奈,他覺得這事兒有些蹊蹺。窗外陽光很好,零星幾個工人在不緊不慢地用叉車碼放機器打包好的棉包,這些棉花是一個多月前剛剛收上來的。如果不出意外,這些棉花將出售給下游的紡織廠,實現從作物到織物的“華麗轉身”。

    不只是眾望公司,2020年前后,很多新疆棉花生產加工企業都收到這樣一封莫名其妙的“終止合作郵件”。在采訪中,這些企業告訴《環球時報》,BCI方面給出的理由無外乎“系統、標準升級”。而對于郵件中所提的“復雜國際環境”是指什么?1月18日,BCI上海代表處在回復《環球時報》時并未明確闡述,只表示該郵件是總部擬定,由上海代表處翻譯成中文發給新疆地區的執行合作伙伴。

    如果對棉花產業不太熟悉,可能不會理解這家在瑞士日內瓦注冊的非營利國際性會員組織的認證對這些中國西部地區的企業有什么重要意義。根據官網資料,BCI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可持續發展計劃。截至2019年底,BCI擁有超過1840名成員,涵蓋了從農民組織到零售商和品牌的整個全球棉花供應鏈。2019年,BCI零售商和品牌成員采購了超過150萬噸的Better Cotton,其中就包括耐克、阿迪達斯、宜家、H&M等眾多國際知名品牌。

    “你說它(BCI認證)重要也重要,說它不重要也不重要,就看你的目標的客戶是誰,如果客戶全都是BCI會員里的這些零售商品牌,那這份認證對你來說就非常重要,如果沒有認證,就沒有辦法給它供應產品!北娡究偨浝韽埍雽Α董h球時報》說,他的公司從2015年開始參與到BCI項目中的,“當時江蘇一個家紡企業是宜家的供應商,按照宜家的采購規定,只有選用經過BCI認證的原料才能作為它的供應商,我們就承擔了這么一個角色,幫這家江蘇企業按照良好棉花的標準去種植、采集和加工棉花!

    BCI突然終止合作,終究給一些毫無防備的新疆棉花企業帶來不小的損失。新疆昊星棉麻有限公司常年跟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農場合作收購棉花,業務經理人高瑞楠告訴《環球時報》,由于BCI終止合作,公司直接損失約1400萬元,“對銷售渠道的打擊很大,內地很多客戶這些年都認可BCI的體系,所以我們的銷售壓力比往年要大,而且價格肯定沒有往年的好!

    不過,也有一些企業認為暫停認證帶來的影響有限,新疆尉犁縣中良棉業有限公司銷售部經理劉文新對《環球時報》表示:“暫停認證這件事兒放在前幾年可能會對我們的生產造成比較大的影響,因為那時候我們和紡織廠直接對接的比較多,他們要用BCI的棉花,2018年以后公司期貨業務開展的多,現在紡織廠買貨也是從期貨盤上面去選,說實話影響相對就不是那么大!睆埍胍舱J為,失去BCI認證對于棉花加工企業來說,影響還可控,“更大的影響的是下游的紡織廠!痹谟浾呖磥,這或許是他并沒有太著急的原因。

    知名國際棉花認證機構似有“難言之隱”

    實際上,這樣的“終止合作”至少給新疆棉花的國際形象帶來一定的傷害,“跟國際其他產地對比,機械化普及后的新疆棉異性纖維已經改善很多,而且可紡性并不比其他產地差。國外棉花更便宜,是因為他們的種植量更大,規;任覀兏!睆埍敫嬖V《環球時報》。

    《環球時報》記者查閱BCI的的相關標準,其實并非多么“特殊”。公開資料顯示,BCI有“六大生產原則”:將對作物保護措施有害的影響降至最低、高效用水與保護水資源、重視土壤健康、保護自然棲息地、關心和保護纖維品質、提倡體面勞動。

    回憶起2013年初次跟BCI簽訂協議時的情形,新疆泰昌農業開發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成俊印象仍然深刻:“我們是大農場,想學世界先進的農業技術,怎么提高產量?怎么能節約成本?他們跟我們談到‘體面勞動’時,當時一頭霧水,不知道什么叫‘體面勞動’,最后搞了半天終于明白了,就是我們國家《勞動法》里規定的那些嘛!”李成俊承認,BCI傳遞的理念他覺得“都挺好”,只是某些術語不同,“跟BCI簽了協議后每兩年對方要來評審,中間還有一次是自我評審,那幾年評審從沒發現過任何問題!

    《環球時報》走訪的其他企業也均表示與BCI的合作一直很順暢,直到今年突然收到這封終止合作的郵件,這讓他們想不通。新疆昊星棉麻有限公司業務經理人高瑞楠表示,他們曾向BCI發函問詢,但沒收到復函!拔覀儺敃r和BCI新疆片區負責人打過電話,他們也說不清具體暫停的原因,反正不合作就是不合作了!蔽纠缈h中良棉業有限公司銷售部經理劉文新對《環球時報》說。

    種種跡象表明,“系統升級”只是一種委婉說法,BCI似乎有“難言之隱”,而境外反華媒體則沒有這么多顧慮,他們的說辭只有一個:強迫勞動。

    “新的證據表明,每年有超過50萬少數民族工人被調派參與季節性采棉工作,他們的工作環境可能存在很高的強制性!盉BC的報道引述美國反共組織“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鄭國恩的所謂“研究”作出如此結論。鄭國恩近年來依靠炮制反華議題的虛假學術成果成名,是美國情報機構操縱設立的反華研究機構骨干。在此之前的12月2日,美國國土安全部宣布,該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人員將在美國所有入境口岸扣留來自中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棉花和棉制品貨物,理由是兵團“存在強迫勞動”。

    實地走訪戳破西方媒體的“強迫勞動想象”

    在一些西方媒體的想象中,關于新疆的棉花產業的畫面已經被設定好:一群衣衫襤褸的“被強迫”的工人在田間和“臟亂差”的車間里埋頭干活,他們“薪水微薄”,稍有紕漏就會“招致懲罰”。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就是充滿這樣想象的典型,去年12月15日的報道中,BBC以“中國被玷污的棉花”為題,引用反華學者的所謂“研究”,稱“中國正迫使數十萬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人群在新疆地區廣闊的棉田中從事艱苦的體力勞動”。

    事實是這樣的嗎?從播種、采摘再到收購、加工、紡線……《環球時報》記者在采訪從業者的過程中感到,棉花產業的產業鏈跨農業、輕工業乃至服務業,復雜但清晰,其中最有可能大量使用人力的似乎就是采摘環節。但記者發現,BBC的報道存在巨大的事實錯誤:即使在采摘環節,新疆也已實現高度機械化,忙碌的采摘季節根本用不到大量的“拾花工”。當地棉業從業者告訴記者,如果按照人工采棉的效率,每年到12月都常常采不完。但記者走訪的數家“軋花廠”(棉花加工企業)里,棉花的采收均早已完成,加工過的棉包被一排排整齊碼放,等待運往下游企業。

    今年35歲的穆太力普·則亞普是巴州輪臺縣人,從2017年起,每年9月中下旬到12月,他都會來輪臺縣的國新種業公司工作,大家都親切的稱他為“阿穆”。阿穆主要工作是負責加工車間的安全——新采摘的棉花里含有棉籽,被稱為“籽棉”,籽棉通過鋸齒扎花機被剝離去棉籽和雜質,就成了“皮棉”,皮棉再經機器打包,就可以出售給下游的企業。

    “我們這邊的工作挺輕松的,大部分都是機器在做,人在旁邊看著就行,”阿穆一邊介紹,一邊清理少量從機器中飄出的棉絮。他告訴記者,操作機器的技能都是來廠后才學的,“剛開始經常犯錯,但每次領導都會先問我受傷了沒有,他常說,機器壞了可以再修,人沒事兒就好!

    “今年春天招工的時候,外邊的車都排長隊了,都是各村組織群眾包車來的!眹路N業公司法人代表盧春建打開辦公室的窗,指著窗外的路向記者回憶當時的情景,“有的民族老鄉沒有通過面試,還掉眼淚了。原因很簡單,他們希望得到這份工作,2015年招進來的那一批,大多數人都開上了私家車!

    下游的棉紡廠工作環境怎樣?是否存在“強迫勞動”?泰昌實業棉紡廠的生產車間給《環球時報》留下深刻印象,在十幾臺細紗機之間找工人采訪需要一定的“腳力”:原因很簡單:廠房太大,工人很少。數千平米的車間非常整潔,地面上看不到任何隨意擺放的物品。記者了解到,泰昌棉紡廠是庫爾勒經濟技術開發去轉移南疆富余勞動力重點單位,少數民族職工比例占到95%以上,提供免費幼兒托管及住宿,為職工解決后顧之憂。

    在采訪中,泰昌實業公司人事部門負責人還將員工工資表拿給《環球時報》記者看,記者發現,大多數員工的工資都在4000元以上。其中一位叫肉先古麗的員工引起記者的注意,這是一位在廠里工作了30年的老員工,公司竟然至今還保存著她與公司在1990年的第一份合同,盡管紙面已經皺巴巴,但該負責人告訴記者,員工的合同會一直保存下去,“因為每一位員工在這里都是被尊重的!

    幾年前,李成俊曾在跟BCI工作人員交流時問過“你們說的那種勞動(不體面勞動)的情況在哪有?”“他們說‘印度’,說那邊是老爺農場,下了車就有員工拿個毛巾給老板擦臉!崩畛煽≌f自己當時被逗笑了:“還讓員工給我擦臉,我給員工擦臉還差不多!”結果對方到工作現場一看,連說“不錯不錯”。

    “我跟他們說,你現在給我說這些東西是‘多此一舉’。對方還不理解,說‘李場長你怎么這樣說話?’我說我們國家勞動法非常健全,誰去體罰員工?現在是市場倒掛,一個企業的發展就要用企業文化和對員工的關愛留住人,如果一個企業沒有溫暖人的地方,誰在你這?”談到西方的“強迫勞動”指責,李成俊的委屈和憤怒一股腦倒了出來。

    終止合作的背后:BCI總部駁回其上海代表處“新疆棉花產業無強迫勞動”調查結論

    顯而易見,所謂“強迫勞動”不過是一種無知且惡意的想象。在采訪中,多家企業都表示過去幾年BCI中國代表處的審核中,均沒有發現“強迫勞動”的跡象。那么BCI方面為何會停止對中國新疆企業的認證呢?《環球時報》從相關渠道獲悉,境外反華勢力開始炒作“強迫勞動”議題后,新疆棉企在第一時間主動開展檢查調研,BCI上海代表處告訴《環球時報》,BCI的審核包括生產單位自我評估,執行合作伙伴和BCI第二方可信度審核以及第三方檢測機構的驗證。通過三重機制來評估生產單位是否可以取得良好棉花證書,“通過我們8年以來遵循良好棉花標準流程所進行的第二方和第三方審核驗證,在新疆地區所有執行合作伙伴的項目中從未發現過任何違反良好棉花禁止強迫勞動的標準的情況!

    詭異的是,對于BCI上海代表處和BCI會員企業的自主調查的調查結果,BCI總部“強迫勞動與體面勞動問題特別工作組”并不認可,而是迎合美西方反華勢力需要,繼續推進所謂“調查整改措施”。

    《環球時報》獲悉,BCI 總部在推進所謂“調查整改措施”過程中,援引了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人權觀察”“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等反華組織的大量不實信息,使得所謂“調查”的真實性、客觀性、可靠性存在重大瑕疵。

    2020年10月21日,BCI官網發布“BCI停止中國新疆所有線下活動”的聲明,稱受到相關原因影響,BCI 將停止在新疆地區的所有線下活動,無限期暫停新疆良好棉花認證!靶陆畼I務暫停了,BCI相當于損失了中國棉花近90%的業務,是自斷手腳!币晃徊辉竿嘎缎彰男陆藁I內人士在接受《環球時報》采訪時說。

    顯而易見,BCI總部的“自斷手腳”舉動背后,勢必有巨大的外部壓力和利益驅動!董h球時報》得到的資料顯示,BCI理事會是BCI的決策機構,其成員大部分系會員中的歐美零售品牌商的派駐代表。由于會員繳納會費是BCI的主要收入來源,因此美國NIKE、LEVIS、GAP等品牌商代表在 BCI 理事會中有較大影響力和話語權,能夠直接影響BCI決策。美國國際開發署則是BCI的贊助商,這家美國國務院下設的“對外援助機構”,對BCI理事會也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上述業內人士透露,從2019年起,BCI上海代表處的朋友就曾講過他們正在承受很大的外部壓力,“我猜不排除是美國‘一箭雙雕’的手法,一方面污蔑了新疆,一方面又能推出自己的棉花行業標準,分一塊蛋糕!

    在被問到未來這種局面是否能緩解時,該業內人士的話耐人尋味:“任何事都不是單一的,這要看國際形勢了!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国内真实大量偷拍视频-男女性高爱潮免费视频-手机a级毛片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