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冊

    獨家·時評 | 重復謊言凸顯美國網絡霸權戰略的錯亂

    2021-07-20 22:26:18 環球網 

    文 | 復旦大學網絡空間治理研究基地主任 沈逸

    2021年7月19日,美國協同主要盟友,包括英國、歐盟成員以及北約成員,發布了新的聯合報告,指責所謂中國在網絡空間的“有害行為”以及“不負責任的國家表現”,嘗試用這屆美國政府理解的虛假的多邊主義方式,復刻奧巴馬政府時期曾經使用并已經被證明無效的“點名批評”的方式,對中國實施網絡空間游戲規則的霸凌,以期達到其所謂的戰略目標。

    西方有種說法,“謊言重復1000遍,就會變成真理”。這屆美國政府顯然嘗試對這種說法進行進一步的改造:用最大的分貝,最高的行政級別,最多的盟友,持續不斷重復以前被戳穿過的謊言,就能夠達成“不可完成的目標”,即實現對中國的戰略霸凌,讓中國屈服于美國的戰略意志。從學理研究、戰略評估以及政策分析等多個維度來看,完全可以理解陷入國內政治困境的美國戰略決策者,在持續提升的焦頭爛額之下,會以“按一遍所有按鈕”的方式,持續不斷地進行重復;不過,白宮豐滿的理想注定要在骨感的現實面前碰個頭破血流,協同一群盟友對中國施壓的實踐,除了被作為鬧劇記入史冊之外,將作為一項有力的證據,證明美國正在持續深度地陷入網絡霸權戰略的結構性錯亂之中而不可自拔。

    具體來說,所謂的結構性錯亂,表現為如下三個方面:

    其一,顛倒黑白。 美國作為加害者,帶著若干從犯,脅迫一群受害者,將美國霸權面臨的反抗者描述為加害者。美國聯合的伙伴,絕大多數本身就是美國霸權的受害者,少數如五眼聯盟國家是從犯,中國則是反抗美國網絡霸權的標志性國家。1999年,歐洲空中客車公司與美國波音公司競爭沙特阿拉伯的商業合同失利。2000年,歐盟議會調查結果發現,波音獲勝的秘訣,是用美國國家安全局監聽系統“梯隊”,監聽波音的商業通訊,以此獲得非對稱競爭優勢,空中客車只是歐盟數十家受害企業中的一家。2013年,美國中情局前雇員斯諾登披露,美國使用大范圍互聯網監聽,獲取非對稱商業競爭優勢;兩次丑聞披露之后,美國給出的解釋是“我們必須監控我們的盟友”,因為“這是美國企業獲得公平競爭的必要條件”,因為“歐盟的企業技術低劣,只能靠商業賄賂打贏美國企業,所以,我們必須監聽”。這些內容,通過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局長伍爾西等堂而皇之地發表在《華爾街日報(博客,微博)》《國家利益》網站等刊物和平臺上。今天,這些在商業領域遭受美國損害的國家,與美國這個加害者站在一起,對反抗美國網絡霸權的國家——中國,橫加指責,說明美國維護自身網絡霸權面臨的焦慮,已經到了近似精神錯亂的地步;也突顯了美國等西方集體認知的扭曲、病態與嚴重混淆。

    其二,指鹿為馬。 把美國自己犯過的錯誤說成是中國造成的威脅。美國對中國網絡空間行為的指涉,本質上是美國對自身網絡空間胡作非為的錯誤投射。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爆發開始,中國民眾逐漸發現了一個讓人意料之外但多少在情理之中的基本事實,那就是美國對中國的所有指責,本質上都是一種投射:美國指責的不是中國的錯誤行為,而是一種被扭曲的對美國自身犯下種種罪行和錯誤的外部投射。中國被指責,不是因為中國真的做錯了什么,而是美國認為中國必然做了和美國一樣的事情,因此可以根據美國在犯錯誤方面的豐富經驗,推己及人來批評和指責中國。在網絡空間治理的問題上,同樣如此。所謂不負責任的行為,不說在20世紀60至70年代美國國會自查發現的針對美國民眾,包括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的非法電話竊聽,就說進入21世紀之后,美國政府通過大范圍的元數據攔截,引入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分析,用以棱鏡系統為代表的系統進行大范圍的竊聽,就足以顯示美國政府有多不負責任。然而,更具諷刺意義的是,美國通過一種近似病態的自我洗白,就能夠睜著眼睛說瞎話,把所有責任都投射到中國一方,還能鼓動正在被美國監聽本國領導機密通訊的所謂盟國,一起來指責中國,真是讓研究者重新懷念那本著名的著作《病夫治國》。當下這群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領導人,真真是病得不輕。

    至于說起網絡空間安全,就基礎設施和供應鏈安全而言,對全球威脅最大的就是美國:對瑞士商業加密設備制造商克里普托進行供應鏈級別的污染,破壞基本商業信任,不僅監控對手,而且監控盟友;發展具備物理破壞能力的網絡攻擊能力,將包括電網等民生關鍵基礎設施在內的目標納入攻擊范圍之內,讓全球關鍵基礎設施處于極其不安全的狀態,號稱對俄羅斯等戰略對手國家的關鍵基礎設施實施攻擊,放話稱在中國大陸的計算機系統中放入數以千計的植入系統,實施經典的網絡戰略訛詐;放任網絡武器庫不規范的存在,散失的工具,誘發了新型勒索病毒帶來的全球風險,極端不負責任。此類網絡霸權的表現,林林總總,可謂罄竹難書。

    其三,三人成虎。 試圖用抹黑等方式迫使中國做出讓步。美國等西方國家堅定地相信,可以在網絡空間實現非對稱的霸權秩序,將全球網絡空間變成美西方主導下的新疆域。從奧巴馬政府開始,美西方就有一個莫名的想法,認為可以通過特定方式,或者洗腦,或者制裁,或者同聲討伐,或者軟硬兼施,讓中國接受一個美國主導下的非對稱的網絡空間秩序。這個秩序的核心特點是,美國及其認定的核心盟友,可以獲得非對稱的行動空間,美西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所有事情,中國不可以,甚至中國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需要得到美西方的批準和許可。這在網絡社交媒體管制,以及所謂“互聯網自由”的問題上,表現得最為明顯:1995年,美國國防部戰略評估顧問修特撰寫《互聯網:戰略評估》報告,提出美方可以通過對互聯網的進攻型運用,實現非傳統的心理戰目標;進入21世紀,奧巴馬政府第一任期的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于2010年1月7日宴請包括時任谷歌總裁施密特在內的一干人等,討論怎么樣讓臉譜、推特和油管變成美國外交政策的工具。認為可以在美國政府支持下在中國獲得不遵守中國法律特權的谷歌,隨后兩周搞了一出所謂“撤離中國大陸”的鬧劇,希拉里則以發表互聯網自由演說呼應,結果沒想到被無情的現實打臉:先是維基揭秘網站披露了美國政府的機密文件,以及后來希拉里的郵件列表;后來,在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中,希拉里干脆被當時的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用社交媒體推特直接拉下了馬。美方的反應則顯示了其雙標的一致性:用編造的“性犯罪”借口,在歐洲盟友瑞典的幫助下,全球通緝維基揭秘創始人阿桑奇;用查無實據的“俄羅斯干預”為理由,堅持不承認2016年總統選舉結果的合法性。到了最后,美國索性徹底扔掉了言論自由的遮羞布,允許美國的社交媒體平臺,變成服務特定美國精英群體的超級言論監管者,最終發展到,在沒有法院明確指令的情況下,封堵不符合美國特定精英群體偏好的時任美國總統的社交媒體賬號。

    濫用霸權優勢,一廂情愿強勢推進不公正的霸權秩序,謀求將全球網絡空間變成美國霸權單獨管控下的數字疆域,對于這些錯誤目標的追求,導致了美國網絡霸權的戰略設計與政策實踐,將不可避免地走向全面的挫敗。很顯然,從2021年7月白宮發的這份聲明來看,美國這屆政府,并沒有從中汲取應有的教訓,反而還準備在錯誤的道路上持續行進下去。就中美關系的互動博弈而言,美方這次用更大的規模,更高的層級,復刻奧巴馬政府在2013年至2015年曾經實踐但沒有成功的戰略,有其特殊的背景。

    在7月19日白宮出臺這份荒誕的聲明之前,美國道瓊斯指數盤中一度暴跌800點,道瓊斯、納斯達克、標普三大指數集體下挫,金融恐慌指數VIX一度大漲30%,歐洲股市也被恐慌情緒籠罩。原因在于,美西方國家沒有能夠在新冠病毒管控上取得令市場滿意的成績:新型德爾塔變種病毒,在英國造成了日新增確診5.4萬,居全球首位,英國政府卻決定如期解封,“與病毒共存”;美國日新增確診為2.3萬,在度過了所謂“靜悄悄的夏天”之后在傳統流感季節迎來一波反彈,幾乎成為定局。對本屆美國政府來說,核心目標當然是民主黨的政治利益,包括2022年的國會中期選舉,以及2024年的美國總統選舉;為此,保經濟,是首要任務;保經濟離不開中國的合作,國內政治環境要求與中國的合作不能給政治對手下可以攻擊的口實,所以要塑造“強硬態度迫使中國坐下來與美國談判”的認知。

    在美國的政治游戲里,“強硬”是通過“挑事”實現的,于是人們看到了:外交談判中出現了安克雷奇美方的加戲;香港、新疆、臺灣等中國內政問題出現了美方的作秀和加戲;網絡空間的問題出現了美方的炒冷飯和加戲。不斷挑事,不斷無效,不斷換地方挑事,如此循環,活生生展現出的就是本屆美國政府過度的政治精算以及難以掩蓋的對華戰略的貧困。從實踐效果看,最終美國本屆美國政府就陷入了一個怪圈:挑釁中國展示強硬,中國或者無視或者反擊,美方繼續挑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比較直白地講,這種行為,使得這屆美國政府在表現上很像西方人寵愛的犬類動物,進入了某種亢奮的狀態,不斷地做著重復追逐自己尾巴的轉圈游戲,或許看上去非常熱鬧,但實際上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與美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作為數字經濟發展最具代表性的國家,中國在全球網絡空間是最為負責任的國家之一,是全球網絡空間安全和穩定的堅定維護者。從統計數據看,中國是網絡竊密和攻擊的主要受害國之一。根據中國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報告,2020年,共有位于境外的約5.2萬個計算機惡意程序控制服務器控制了中國境內約531 萬臺主機,對中國國家安全、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正常生產生活造成了嚴重危害。今年2月,中國境內多達83萬個IP地址受到不明的網絡攻擊,七成以上來自境外,而來自美國的攻擊,又在其中占據了最為顯著的位置。

    與美國不同的是,中方堅持用負責任的態度和方式,處理網絡安全問題。從2015年提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理念以來,中國堅持以尊重各國網絡空間主權平等原則為核心出發,持續推進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建設與完善,同各方攜手努力,共同打造數字命運共同體。2020年9月,中方發起《全球數據安全倡議》,明確倡議各國反對利用信息技術破壞他國關鍵基礎設施或竊取重要數據,反對濫用信息技術從事針對他國的大規模監控、非法采集他國公民個人信息等。我們期待包括英國在內的各國共同參與該倡議,就網絡安全問題作出明確承諾,共同營造和平、安全、開放、合作的網絡空間。中國為世界樹立了網絡空間負責任大國的形象和榜樣。

    很顯然,作為人類共同的數字疆域,全球網絡空間的安全、繁榮與發展,有賴于負責任的行為體采取負責任的共同行動,美方應有充分的政治勇氣,重新回到負責任大國理智行動的軌道,以負責任的態度,與中方相向而行,早日摒棄持續衰落難以維系的網絡空間霸權戰略,共同為人類的美好明天,做出與美國相匹配的貢獻。這不僅符合全球的利益,也符合美國自身的長遠利益,美方的決策者應該早日對此有清醒的認識,并及時采取正確的行動。

    (責任編輯:張曉波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pgone下面很大吗